題:富有“層次感”的中國方案
   ——物流、資本和信息三“流”並匯增益亞太
      新華社北京11月10日電(記者 謝鵬 樊宇)“中國對外部的經濟政治影響開始呈現立體狀,這種多維度的作用值得觀察。”一位正在北京報道APEC會議的外國記者在博客中如此記述。時隔13年,APEC主場重回中國,中國的角色也從最初的參與者逐漸轉變成引領者。
      APEC“大家庭”占全球總人口的40%,全球經濟總量的57%,經歷過金融危機的洗禮,這裡依然是世界上最具經濟活力的地區。而其中,中國舉足輕重。“中國不僅是一個大經濟體,而且正被視為APEC成員中的重要領導者,和一個開始為全球提供解決方案的國家。”美國康奈爾大學教授埃斯瓦爾·普拉薩德如是說。
      大力勾畫互聯互通藍圖;協調多方構建“一帶一路”;倡導成立亞投行和絲路基金;主辦APEC會議加強各層次磋商交流……“中國方案”已引起全球高度關註,得到多方積極響應。有觀察人士分析,從物流,到資本流,再到信息流等,中國努力助推多層次互動交融,將為亞太經貿一體化帶來實質性利好。
      萬物通則達——互聯互通拓寬亞太貿易新天地
      清晨時分,中國昆明市金馬正昌果品市場已經熱鬧非常。這裡是東南亞水果進入中國市場的一個樞紐集散點。
      隨著雲南出入境公路升級改造,以及周邊國家跨境運輸便利化的推進,泰國的水果產品沿昆曼公路直抵昆明,輻射全中國,生意越來越火。泰國也是APEC成員之一,中國近年力推的互聯互通已開始見效,南方邊境省份和東南亞地區的交通路網逐漸接駁,為提升物流規模和效率奠定基礎。
      “加強全方位基礎設施與互聯互通建設”正是今年APEC北京會議的一項重要議題。展望未來,中國正進一步拉近APEC各成員間距離,進一步解決亞太地區依然存在的物流不暢、往來不足等問題。
      “東南亞國家資源豐富,但基礎設施建設相對滯後,不少國家山高谷險,公路和鐵路發展緩慢。中國政府推動地區互聯互通的努力,將至少從以下幾方面促進該地區的資源融通和市場對接:一、有助於打通這些國家制約經濟發展的交通瓶頸;二、進一步刺激東南亞國家間的區域經濟互補性發展;三、加強東南亞與中國的海陸空全方位對接,實現無縫經貿合作。”馬來西亞政策分析人士胡逸山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侃侃而談。
      而在澳大利亞中國工商業委員會全國主席伊恩·麥卡賓看來,物流暢通在現代經濟條件下越來越重要。包括陸海空在內的互聯互通,將使覆蓋亞太大市場的產品製造、組裝、分發的過程更高效經濟。
      中國領導人提出並大力推動構建的“一帶一路”戰略,與互聯互通相輔相成,受到國際人士的廣泛關註和支持。
      “中國提出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構想,實質在於推動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即建立陸地和海上跨境運輸走廊,將東亞、東南亞、中亞國家甚至歐洲連接在一起。中俄在這方面有廣闊合作前景。”俄羅斯經濟發展部長烏柳卡耶夫在APEC會前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表達出俄羅斯參與其中的積極意願。
      “與古絲綢之路以商品交換為主的模式不同,如今的‘一帶一路’優先考慮建立基礎設施網絡,進行產業合作。這有利於盤活資金,提高物流效率,實現貿易和投資便利化。”吉爾吉斯斯坦外交學院世界經濟系教授馬克娜列娃·查琳娜通過古今比對,分析了互聯互通在當今帶來的多維效應。
      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專家馬修·古德曼則認為:“中國的互聯互通等方案,對實現亞太自由貿易這樣的長期願景大有裨益。”
      資本涌似潮——跨境投資提升亞太金融新水平
      金秋上海,揚子江萬麗酒店。中國知名私募股權投資機構弘毅資本的全球年會在這裡召開。參會的國內外嘉賓都對年會主題“新常態下的非常機會”印象深刻。
      近年,中國跨境投資中的“引進來”和“走出去”都進入高水平。以弘毅為例,其管理的資金有相當一部分來自海外,而投資組合中又包括了醫療、食品和電影製作等國際公司的股權。上海自貿區等創新試點更使弘毅得以融入亞太乃至世界,和全球競爭者共舞。
      投資便利化,這也正是APEC北京會議討論的熱點之一。從亞投行、絲路基金等政策性、產業性金融機構的誕生,到民間海外投資的方興未艾,中國正助推亞太地區跨境資本的滾滾洪流,大幅提升該地區各類資源要素的配置效率。
      “我認為,亞洲地區對基礎設施建設有著巨大的資金需求,以便能夠跟上該地區活躍度不斷增強的貿易、投資等經濟活動的步伐,因此亞投行值得特別關註。澳大利亞一直非常想參與亞洲的建設,並希望從中獲益。”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中,澳中工商業委員會全國主席麥卡賓對中國倡議籌建亞投行等舉措極為贊賞。
      在關註像亞投行這樣的“中國投資方案”時,很多國際觀察人士註意到一個重要創新:中國並不尋求“一家獨大”,而是為各國參與預留充足空間,也特別鼓勵全球私營資本加入其中。
      “亞投行能走出舊套路,提出公共資本與民間資本相結合,這種大膽之舉值得肯定,”馬來西亞的胡逸山說,“這種模式過去在經濟體內部有過操作,也積累了一些經驗。而亞投行是把這種模式推廣到區域合作的新高度,將在更大範圍開展合作,會讓更多人受惠。”
      美國著名學者、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名譽所長弗雷德·伯格斯滕則認為:“亞投行從私營部門汲取資源優勢,對於激活社會投資需求、促進區域資本流動有著重要意義。”
      印度尼西亞世界事務理事會主席易卜拉欣·優素福也持類似看法:“亞投行所倡導的公私合作模式能夠刺激私營部門的投資意願,有助於為本地區基礎設施建設提供更多資金支持。印尼非常需要亞投行。”
      有分析人士指出,依靠新型投融資工具,中國的投資方案有望撬動長期資本,吸引民間資金,為地區乃至全球基建提供資源和動力。
      信息潤如油——數據交互助推亞太經濟高效率
      建立亞太示範電子口岸網絡,營運中心落戶中國上海。建立APEC綠色供應鏈網絡,首個示範中心設在中國天津。
      APEC部長級會議的成果介紹中,這兩個中心的設立讓很多外媒記者想到了時髦的技術詞彙“數據交互”。經濟活躍的亞太地區,除了物流、資本流的奔涌,信息流的串通和交互也正成為經貿一體化的重要支撐。
      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說商品和資金的流動是加強全方位互聯互通的“前臺”部分,信息交流平臺的建立則是“後臺”部分。前後臺建設的齊頭併進將為亞太地區的貿易投資便利化,乃至更宏大的經貿一體化提供條件。
      以亞太示範電子口岸為例,其信息交互功能、一站協同功能、物流跟蹤、信息共享等特性都與數據信息的流動分享有密切關係。“這個系統建成後,進出上海口岸的貨物就不用本地報關了,貨主在全球各地通過上網就能報關。你想想,這能節約多少時間。另外,外商如果不放心,還能對進出上海的貨物安全信息進行全球追蹤。”多年從事外貿生意的董先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這樣說。
      而在澳中工商業委員會全國主席麥卡賓看來,“信息的分享和交換非常重要。對於亞太這麼廣大的地域而言,所有重大的決定,不管是關於基礎設施的,還是發展新的產能,建立新的配送系統,都需要建立在掌握盡可能多的信息基礎上。這點對政府也適用”。
      對此,吉爾吉斯斯坦學者查琳娜的分析到位:APEC內多層次交流為各經濟體互通政策信息、提高相互依存度提供了平臺,擴大了亞太地區乃至全球在貿易、服務、資本、技術方面的流通,促進了區域經貿的透明化和便利化。這些,都會給亞太經濟帶來更多繁榮,為依然複蘇乏力的全球經濟提供活躍度和增長動力。(參與記者:劉凡、徐海靜、王大瑋、胡曉光、岳連國、陳瑤、高攀、劉劼、周檬)  (原標題:物流、資本和信息三“流”並匯增益亞太)
創作者介紹

高雄居家清潔

pe61peoxk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